26 31

分享

大醫院小護士EP_11|我是護理師

  

本文為實況改寫,若有雷同純屬巧合

6月,打完了第一劑COVID-19疫苗,足足等了2個月,終於,八月上旬等到第二劑,可喜可賀。施打後,只有左手臂痠痛,其他還好。普拿疼沒吞了,也沒第一劑那麼不適,算是好消息。
大醫院小護士 職場

Photo by Christin Hume on Unsplash

疫情期間,老爺在家上班,加上小兔子跟小馬弟兩人都在家,每當我下班後,都可以嗅到濃濃的火藥味,我只能充當潤滑劑,避免心生怨懟。
大醫院小護士 職場
在疫情期間兒童病房「生意」普通,於是全單位輪流支援照護疑似確診病患,為求慎重,院方也進行了三次採檢,結果都陰性,也讓原本十分擔心的老爺鬆了口氣。
說真的,在「一般病房」裡照顧病患雖不比手術台助理的緊張,也沒有加護病房所ON的機台複雜,但是,基本的巡房、觀察病人病況進程、填寫紀錄表單、追蹤醫囑等等,老實說細鎖的事真的很多,大夜班一次巡查下來、寫紀錄等等,耗掉一小時以上只是小菜一碟,甚至有時遇到一些突發狀況、家屬抱怨情事等等,身為病房護理師,絕對是第一時間與照護家屬的溝通重要橋樑。只是,規定就是規定,若能方便,誰不想方便呢?
大醫院小護士 職場

Photo by Brad Stallcup on Unsplash

「學姊,我跟妳說...」小蘋果又來說悄悄話...
「啊?我是護理師?」我狐疑地問著。
「嗯,我是護理師,我知道你們工作很辛苦,我也都能理解妳們所做的事情都是為病人好。但現在我的小孩明明高燒不退,可不可以請你們盡速查出病因?我不想繼續待在腸病毒集中病房!喔對了,我跟我小孩很淺眠,可不可以查房的時候不要開門口燈?這樣會影響我的睡眠。」
一臉欠揍的小蘋果應該是模仿得很像,不然學姊不會在一旁頻頻點頭,只是如此欠揍臉若真的是家屬,那我肯定會在心裡暗自咒罵了!只是,為什麼要強調:

「我是護理師?」

我們單位裡都是護理師啊!

但是,當我看了報告才發現這事態也太饒富趣味了!
原來,病患高燒進來時,這位媽媽到護理站詳述病情時就提到:「小姐,我是護理師,孩子發燒時曾發生「肌躍型抽搐」大概10次左右,我當時有拍下影片,給你們參考。」
醫師看了影片後表示,乍看之下不能排除腸病毒重症前兆,事不宜遲即刻啟動「腸病毒重症」標準作業流程,並裝設生命監測儀器,密切監測生命徵象,確保患者在生命徵象不穩定時能即時警告。
但是當安置好孩子時,這位媽媽卻說:「我的孩子很淺眠,不喜歡貼這些貼片裝置,而且每次下床上廁所時都要移除很麻煩。另外,隔壁床是腸病毒重症的患者吧,我不想住在這裡,我怕孩子也被傳染,我想要移到外面的一般病房,可以安排一下嗎?」
  

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護理師?怎麼會連救命的儀器裝置都覺得麻煩?今天就是醫師覺得影片內容疑似腸病毒重症表現,因此才決定啟動腸病毒重症的SOP啊!唉,但我並沒有質疑她,將一切交由醫師進行專業判斷。

檢查報告出爐!

哇!果然很髒啊!大腸桿菌、沙門氏菌,果真如此啊!
我想如果這位我是護理師媽媽真的是一位護理師,那應該更有本職學能可以好好照料孩子吧!怎麼尿液裡有大腸桿菌還有沙門氏菌?甚至血液培養裡還有沙門氏菌!這樣不發燒才怪,若拖得太晚,只怕會有敗血症的危險,想到此就覺得好恐怖啊!
「學妹,那位我是護理師媽媽是在哪裡上班啊?知道嗎?」我很希望能立刻得到答案,於是眼神並未離開學妹身上。
「當然問啦!遇到同行還會自己報職業的並不多見,於是隨口就問了,我們聽說是在衛生所工作耶!」學妹立刻回復我的問話。
  

我心中忖度,為什麼要報自己的職業?然後開口閉口我是護理師?我的直覺告訴我得小心應對才是。

交班後,一如往常巡房,給藥、量體溫、測血壓、查點滴、做紀錄,很快的就到了那位我是護理師媽媽的門前。
推門進去,打開走廊第一盞燈,準備將全部的動作再做一次,突然我是護理師媽媽說話了。
「小姐,為什麼妳要開燈?可以不要開嗎?這樣會影響病人跟家屬的睡眠!」「媽媽您好,開燈是方便觀察病人狀況(唇色、呼吸起伏等)因為您的孩子尿道炎加上有細菌感染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。」
我仔細的回覆護理上的需求(同時也為讓下一班護理人員能照護順利),以為可以繼續工作完成手邊的事情,但讓我十分不解且意外的事情發生了。
我是護理師媽媽略帶哭腔的說:「小姐,我真的很淺眠,我告訴你,我是護理師,我知道你們工作的辛苦,但是這樣開燈關燈我真的無法休息,你看看,我們在第一床真的很吃虧啊!」
這位媽媽的反應是人之常情,我也希望可以站在家屬的角度來考慮折衷,但是,燈光昏暗如何觀察病人?如何準確地巡視點滴瓶的剩餘值?如何正確量測血壓?這些是我的份內工作,不能闕漏,萬一有個環節沒弄好,被人栽贓我可無法承受,於是我說:
「這位媽媽,基於工作上的需要,我必須關注病人的恢復過程並且寫下紀錄,我能體會您的不適,也希望能幫上您,因此記錄還是會做,燈我還是會開,但觀察完會立刻關燈恢復原狀。」
「那可以幫我換靠窗的病床嗎?我們很需要!」媽媽有點急切的說。
「媽媽,醫院規定一但入住確定,就不能更換同級病房的病床了,如果假設真的未來又再進醫院治療,那時就可以提出您的需求,這樣醫院才能代為安排,但是,並不是每次都有機會排上,這點要請您多多見諒!」
「可是就都說不行啊!」
「我真的很不好意思,這次我們沒辦法幫您做調整,因為這是院內規定,護理站不能任意變動,但若往後的住院期間,您若想換到兩人房的話便可以先提需求,或許會有機會在窗邊,這是最快且最有效的作法了。若媽媽沒其他事,我先巡視其他病房了。」
不等媽媽回應(也沒回應)我便從病房中退了出來,立刻回到了護理站。
「我是護理師媽媽真的是護理師嗎?」我有點不悅地問學妹。倒不是對學妹不高興,而是心理有苦說不出啊!
「對啊,她是這樣說啊!「我是護理師」,沒理由騙我們吧!」
「既然是護理師,還是線上執業人員,理應看過怎麼打點滴吧!就算久了不熟悉,那當學生時也實習過啊,那為什麼點滴下方的管子捲成了麻花捲都不管,而且還一次兩捲卻都不想演辦法處理?」
有點生氣「我是護理師媽媽」的我繼續說著⋯
「就算職業不是護理師的媽媽只要一看到點滴管出現麻花捲狀況,若無法處理也會來station求救,但身為護理師的這位媽媽,請恕我質疑她的專業訓練及本職學能!」
「嗯,我也很難理解耶!啊對了,我記得她小孩剛住進來時,說過一句話:我是護理師,我的孩子便便時我都會幫他洗屁股。」學妹突然想起並立刻補了這段。
我心想:都如此幫小孩子洗屁股了,為什麼還會尿道感染?血液中竟還有沙門氏菌?!真是「無語問蒼天啊!」
大醫院小護士 職場

Photo by Hush Naidoo Jade Photography on Unsplash

我是護理師媽媽她到底有沒有極限呢?
讓我們繼續看下去。
#大醫院小護士  #職場 
分類:職場

回憶未被遺忘,被遺忘的是已無法用文字述說的一切⋯我,想當個園丁⋯願日後能寫詩、能歌唱,能讓閱者感動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自煮防疫|韭黃該怎麼料理呢?PartII🙏
  • 下一篇
  • 恭喜兄弟奪得季冠軍🏆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